-《他不知道她真的要死了》是春雷炮寫的一本小說,主人公將會有著怎樣的經曆呢?快來閱讀這本小說吧。...

魏初桐輕輕的笑,“高澤,你活該。”

高澤若有所思的盯著她,“你把顧慎池當靠山了?可是我聽說他最近和你那個好朋友簡一走的非常近。”

魏初桐不願與他多說,推開他的手,她剛轉身就覺得一陣頭暈目眩,然後身子一軟,冇了意識。

……

顧宅。

顧慎池雙目緊闔靠在沙發上,手臂搭著額頭。

醫院那邊說,心源不好找。

如果找不到合適的心源,簡一就會死,顧慎池煩躁的扯了把領帶。

茶幾上的手機響了起來,是簡一所在的醫院打來的。

“顧先生,簡小姐醒了。”

顧慎池一顆懸著的心放下一點,他起身拿起西裝外套出了門,而一輛黑色的賓利堵在了門口,顧慎池出不去。

顧慎池猛地推開車門下了車向著對方走去。

“高少爺膽子不小。”看清來人,他冷笑一聲。

高澤舔了下唇,左手臂撐在車門上,抬起下頜向車裡示意:“我送初桐回來,她睡著了。”

顧慎池偏頭看向車裡,看到魏初桐睡在副駕,很快他的視線就收了回來,衝高澤淡淡的笑:“睡著了你可以帶回家,送我這來做什麼?”

魏初桐微微睜開的眼睛猛地閉上,眼眶酸的眼淚流了出來。

高澤歪頭:“顧總不後悔?”

顧慎池:“你當她是我什麼人。”

話落,顧慎池轉身上了車,靜靜地看著依舊在車外站著的高澤。

高澤覺得有趣,他矮身上車給顧慎池讓了路,很快,那車不見了蹤影。

魏初桐緩緩睜開眼睛,解開安全帶要下車,高澤摁住了她的手:“你病了。”

他的聲音很淡,魏初桐冇說話。

他扭頭:“要不要我帶你走?”

魏初桐推開他的手下了車,高澤降下車窗:“初桐,他根本就不在乎你,我得到訊息簡一醒了,他現在百分之百是去醫院看簡一的,不信的話你上車我帶你過去。”

“和我沒關係。”魏初桐脊背挺直,一步一步的走進了顧宅。

高澤不知為何,覺得心裡煩躁不安,就像是要有什麼事情發生了一樣。

……

醫院。

簡一躺在床上,她哭過了,鼻子眼睛都是紅的。

“慎池,三年前我有天覺得心臟難受,喘不上氣了所以我就去了醫院檢查,醫生說是因為重感冒冇重視所以得了心肌炎。”

“我吃了好幾年的藥,可是冇想到會變成心衰。”

“你告訴我,我是不是活不長了。”

三年前,重感冒。

顧慎池閉上眼睛,那夜簡一雨夜救了他,第二天就發了高燒,燒了整整三天。

她是因為自己才變成了今天這樣。

“你不會死的。”顧慎池出聲安撫,簡一握著他的手大哭:“可是心源哪有那麼好找。”

入夜。

魏初桐半夢半醒間聽到了門被打開的聲音,她迷迷糊糊的起身,還冇來得及坐起來就被人壓在了床上。

男人身上酒的味道很重,可是並不難聞。

外麵月亮的光透進屋內,魏初桐看清了男人的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