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團寵嬌妻我的六個哥哥是大佬》 小說介紹

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《團寵嬌妻我的六個哥哥是大佬》,本小說講述了超多馬甲,林清月蘇野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,內容精彩情節多變,作者文筆精深。值得閱讀... 而林清月後撤兩步,躲開了頭頂上倒落下來的被切碎的艾草。她眸光攝人,帶著戒備與淡漠至極的疏離!她冷冷看著狼狽不堪的林臨山,默了幾秒,才拎著自己的箱子踏進房中道:“三哥,夏天路滑,你小心些。&r

《團寵嬌妻我的六個哥哥是大佬》 第3章 免費試讀

而林清月後撤兩步,躲開了頭頂上倒落下來的被切碎的艾草。

她眸光攝人,帶著戒備與淡漠至極的疏離!

她冷冷看著狼狽不堪的林臨山,默了幾秒,才拎著自己的箱子踏進房中道:

“三哥,夏天路滑,你小心些。”

林臨山氣得捶地。

靠!

原本想給這丫頭一個下馬威,冇想到她的反應如此之快!

果然是個不知親情人常的怪胎,和他乖巧懂事又優秀的挽心妹妹簡直無法比!

林臨山狼狽的爬起來,不忘抓了一把艾草,就要往林清月的身上撒:“你纔回來,帶著一身臟氣,得消消乾淨。”

可手還冇碰到林清月,她微涼的小手便在他手腕上輕輕一敲,隨後他的手腕竟莫名的跟著她的指引,回蹭到了他的臉上。

綠色的汁液頓時將他的臉染得綠油油的。

“林清月,你乾什麼呢!”林臨山氣不打一出來,本想給這個不學無術的傢夥一個下馬威,卻冇想到將自己越搞越狼狽。

“三哥你平地裡摔倒,該是身子弱。我瞧著家裡正氣軒昂,其它人定都能鎮得住我身上的臟氣。你多擦些,免得被臟氣傷著身子。”

“你才身子弱呢,你全家都身子弱!”林臨山氣不打一處來。

林清月搖搖頭,唇角勾起笑意,璀璨得晃人眼:“三哥,你怎麼還詛咒爸媽和其它哥哥們呢?”

可她眼底的嘲弄,卻明顯暴露出了她的真實情緒。

“你這哪有個當妹妹的樣子?”

林臨山氣不打一處來。挽心又乖又可愛,每次見到他都笑得甜甜的,每一句“三哥”都像是灌了蜜糖,哪像這個怪胎!

字字冰冷,冇有半點親情的溫度!

“是小妹回來了嗎?”

聞聲便見到一個穿著一身黑色正裝的男人從樓上下來了,看見林清月的瞬間,立刻笑了開來,滿眼都是難掩的喜悅。

“大哥好。”林清月仍舊帶著疏離的冷淡。

可她看向大哥林邑的目光卻帶著打量和探究。

不是說林家幾個兒子都不學無術,吊兒郎當,是家裡的啃老族嗎?

可看著林邑的氣質沉穩,身上的衣著也挺體麵,不似傳聞那般。

而林臨山雖然幼稚搞笑,但身上也透著一股似有若無的貴氣。

難道

她眸光微轉,看著屋內老舊的陳設,雖然乾淨整潔,卻依舊看得出使用年限不短,牆上掛著的字畫都受潮發黃卷邊了。

不論是傢俱還是陳設,都散著一股陳年破舊的味道。

更準確點,是“窮”的味道。

林邑想靠近林清月,又怕惹了妹妹煩,竟呆呆的在原地站了幾秒,才連忙到她身旁,伸手去接她的揹包。

“大哥幫你拿。”

林清月猶豫了幾秒,將揹包放在行李箱上,遞給了林臨山道:“讓三哥幫我吧,大哥,辛苦您帶我熟悉一下家裡。”

“也好。”林邑連道:“臨山,你把小妹的行李先放到她臥室裡,女孩子的東西寶貝,你可千萬小心點,彆弄壞了。”

女孩子的東西

林清月點了點頭。

她包裡和箱子裡雖然冇有女孩子的東西,但確實都是不能磕碰的寶貝。

林臨山心裡雖然不滿,但也不敢多說。

他抬手就去提林清月的包。

“欸?”林臨山驚呆了。

什麼鬼?

他深吸一口氣,兩隻手去提。

“欸嘿!”

就算是兩隻手,竟也險些被那包帶倒了!

太離譜了!

這包裡究竟裝的什麼女孩子的寶貝,能重成這個鬼樣子?

是帶著粉紅色蝴蝶結的杠鈴嗎?

可看林清月之前那稀鬆平常的樣子,林臨山瞳孔地震了。

難道她一語成讖,他真的疏於鍛鍊到這種地步了?

林清月瞥了一眼滿臉不可置信的林臨山,眸中光華流轉。

想給她下下馬威,做夢!

她跟在林邑的身後上了樓,這才發現這棟樓並不是外麵看到的兩層的樣子,裡麵的設計很特殊,竟有三層外帶一個閣樓。

難怪看起來那麼高。

這設計師獨出心裁,且天賦異稟,設計前衛,這麼老的房子,可這設計放在今天都不過時甚至有些超前,不免讓她有些敬佩。

“大哥,這屋子是誰設計的啊?”

“是媽媽隨便畫的圖紙,爸爸找人隨便蓋的。”林邑一邊說,一邊介紹著每個房間分彆都是誰住的。

老宅裡麵平時就林邑、林臨山和老四還有爸媽一起住,給她安排的房間,就在爸媽的房間隔壁。

看著林邑稀鬆平常、不以為意的反應,這屋子似乎還真是夫妻倆誤打誤撞的“隨便”建造而成的。

每個人的房門上的插鎖都有些壞了,用一根釘子幫著繩子拴著,唯獨她的房間的鎖是又新又好的。

“這之前是宋挽心的房間嗎?”她推開門進去,打量了一眼。

“這間房之前一直空著,知道你要回來,爸媽特地讓我和你二哥一起給你收拾的,給你買的傢俱都還冇到齊,你先將就住幾天。”

屋內陳設簡單,小小的老式衣櫃,一張四角桌下麵擺著一個缺了腿的板凳,一張鐵架子床。

剛巧她喜歡簡單。

“謝謝大哥。”

她的客氣裡,始終透著冷淡的疏離。

林邑心裡難受,眼眶都紅了,不知道自家小妹在宋家受了多少委屈,才使性子變得這麼冷淡。

他心疼的目光落下的瞬間,轉為陰鶩的冷意,嘴裡喃喃著宋氏集團的名字。

這話要讓宋家人聽到,還不得氣的跳起來。

這十多年來,隻有林清月給他們氣受,誰敢給這祖宗一點氣受!

“悉悉索索......”

身邊突然躥過一隻老鼠。

林清月剛想抬腳,便見老鼠已經被林邑踩住了尾巴,他的動作快到就連她都冇有察覺到。

她審視的目光落在林邑臉上,“大哥身手真不錯。”

林邑連忙道:“從小老鼠蟑螂踩得多了,條件反射罷了。”

旁邊,林臨山顫顫巍巍的提著林清月的皮箱和書包放到了屋裡,靠著門喘氣:“爸媽說位置定好了,叫咱過去。”

林邑拉了他一把:“說過不要靠門,靠倒了又要麻煩二老回來安。”